单位信箱:csswhl@126.com   ycqnzx@126.com
西戎最后一次回临汾
发布时间:2019-04-24 22:01   来源:未知   作者:whl1
【浏览次数: 次】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来源:省政府参事室
作者:省政府文史馆员  翟耀文
西老最后一次回临汾是在1999年5月。
记得那天早上,我接到时任山西省作家协会创联部主任曹平安老师给我打来的电话,曹老师说西老在蒲县,让我过去一下。我一听喜出望外,赶忙叫上临汾市农发行办公室主任尉军和司机卜小明一起驱车直奔蒲县。
  西老是蒲县化乐镇西坡村人,原名席诚正,在抗日战争的第二年,年仅15岁的他就参加了丁玲率领的抗日巡回剧团。他先拉幕,后演戏,再后来就改行做小报编辑,在《晋绥大众报》编副刊。由于他生在西坡村,又少年从戎,所以笔名为西戎,以示不忘故土之意。
  西老是我最敬重的作家之一,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读他和马烽合著的长篇小说《吕梁英雄传》,喜欢看他和马烽老合编的电影《扑不灭的火焰》。上中学时喜欢看他主编的《火花》,上大学后更喜欢读他主编的《汾水》。他写的短篇小说《赖大嫂》、《宋老大进城》、《灯心绒》、《春牛妈》等作品几乎伴随我成长的过程。最让我感动不已的是西老曾为我的两本诗集亲笔题词,要知道当时我并没有见过西老,西老只是见了我的诗稿后就挥笔为我题词,表现了“人民作家”的高风亮节和对年轻一代文学爱好者的爱护、扶植。西老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高大了,我恨不得立即见到这位德高望重、当代中国重要文学派“山药蛋派”的创始人之一—西戎老师。
“这是西老,这是临汾农发行的翟耀文,是写旧体诗和散文的。”到蒲县宾馆后,曹平安老师给我们相互介绍。
“西老好!”我上前一步紧握住西老的手。
“好,好”他一边答应,一边上下打量我,然后笑了笑说:“没有想到,你还这么年轻,就写旧体诗。”
我忙说:“不年轻了,都50岁了。
西老说:“这个岁数正是搞创作的旺盛年龄大有作为啊。”
过去参加省作协会议,我只是远远见过西老,像今天这么近距离和西老见面还是第一次,真没有想到,这么大名鼎鼎的文坛老前辈,竟然如此平易近人,像一位老农民一样和蔼可亲。我刚来时的紧张心理,一下子就消
失得无影无踪了。
西老告诉我,他这次回来,主要是回老家看看,还想去一下黄河壶口,然后去运城他以前蹲点工作的地方转转。和他一块回来的除了同为蒲县人的曹平安老师外,还有他的老伴李英。
西老说话慢条斯理非常实在,丝毫没有一点大作家的架子。我忙说我们愿意陪西老去黄河壶口,然后把他送往运城。西老非常高兴
并对我们表示感谢。他的客气倒使我们同去的三
人感到不好意思了。
西老看黄河壶口的兴致很高。他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壶口瀑布更是闻名中外的旅游景点,应
该很好地开发和保护。西老还说,壶口的景点太少,留不住人,应该在扩大景点上下点功夫。曹平安老师是摄影专家,我们在黄河瀑布旁边照了很多照片,西老说这些照片他要好好保留着。
从壶口瀑布回来,我陪西老又参观了黄河岸边的龙王庙,只见龙王庙的山墙上用白石灰刷得雪白,上边用鲜红的大字写着“绿化两座山,治好母亲河”的标语口号。我告诉西老,这标语覆盖了清代名人贾时遇写的《龙王汕》。西老一听,气得直跺脚,他说:“这简直是愚昧之极,愚昧之极。
西老说:“诗词曲赋本来是旅游景点的灵魂,把一些标语口号写在这地方,是不伦不类。”西老当时在黄河边说的话,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所以在今年我编《历代名家咏临汾》系列丛书时,专门把明代人黄光炜写的《壶口赋》和清代人贾时遇写的《龙王汕》收集在里边,以示对西老的怀念,也防止这珍贵的文化遗产流失。
我安排西老在壶口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我们把西老一行送往运城。
一到宾馆,运城市文联主席王西兰老师,运城地委、行署的多位领导在那里迎接,还有运城的一些离退休老干部,这些都是西老过去的朋友,都赶来运城宾馆看望西老夫妇。听曹平安老师说,西老这次到运城,主要是想到他曾经工作过的永济王官村去看看。后来我在王西兰老师写的一篇文章中看到了西老到王官村的情形。王西兰老师在文章中写道:“1999年的5月,那天桃花细雨,杨柳轻风,西戎老师和运城地区的作家们又一次来到了王官村。王官村的村民们听说四十五年前在村里深入生活的老作家西戎来了,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成群结队冒雨出迎,高举的横幅上写着‘人民作家人民爱,人民作家爱人民’。
西戎老师一下车,当年认识他的老人们一下围了上来,一个个喜泪盈眶,亲切问候,此情此景让人感动,作为后辈作家,我亲眼看到作家西戎与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和血肉关系,体悟到一位革
命作家成功的秘密”。王西兰老师在文章中还写道:
“在永济的两天时间里,他深入田间农户,倾听群众反映,勉励年轻干部提出多项建议。对永济的发展和建设倾注了满心的关怀。永济市政府对于他几十年来关注和支持永济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授予他永济市荣誉市民的光荣称号。他欣然接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一个作家最大的幸福就是得到人民的承认。临走告别时,他说,‘你们这次活动让我回了一趟王官村了结了我一个心愿。…。
西老这次到运城,特别是到永济的王官村是他最为高兴的事情,他从运城返回临汾时,脸上还流露着兴奋和喜悦之情。我把西老一行安排到宾馆后,并陪西老夫妇和曹老师一块吃的晚饭。我想通知临汾地委和行署的领导,西老坚持不让,说天晚了,别打扰他们了。第二天西老离开临汾时还拉住我的手说,他还要回来看看。西老回太原后,给我们寄来了他书写的条幅。曹平安老师后来见到我时说,这是西老最后写的字了,可以称为绝笔,一定要好好珍藏。西老在参加张平老师小说研讨会时,不幸突发脑溢血而病倒了。听到消息,我急忙给省作家协会的几位老师打电话询问情况,想去看望病中的西老。省作协的老师们说,西老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一律谢绝探视。当时我饱含泪水,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西老早日康复。
不料在2001年元月7日,我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西老于昨天下午“医治无效去世,终年七十九岁"。
得到西老逝世的消息后,我悲痛万分,那天晚上,我夜不能眠,遂写了一首小诗,以示哀悼怀念之情:
沉痛悼念西戎老师
闻道先生战病魔,
忽来讣告起哀歌。
一朝仙逝悲汾水,
三晋文坛折巨柯。
惊世华章称泰斗,
清高品德足楷模。
欲听教诲无寻处,
珠泪纷飞叹奈何。
 
2001年1月12日,我赶往太原山医二院,向静卧在鲜花丛中的西老作最后次的告别,我见到的西老还是那样的安祥。那天为西老送别的社会各界人士有上千人,其中也有不少临汾的作家和诗人。我心里默默地说,西老您走好,家乡的人是热爱您的。西戎是临汾人,这应该是临汾的骄傲。那一天我突发奇想,如果有一天能在蒲县西坡村一一一西老的故居修建一座西戎纪念馆,让西老魂归故里那多好啊!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二00一年二月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其他相关信息 ---
Copyright © 2006-2011 山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地址:山西省文源巷26号 电话:0351-4167013 TEL:18810223481